您好,歡迎光臨

中陶家居網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以做磚的態度作詩,以作詩的情懷做磚

出處:中陶家居網    發布日期:2019-02-19    作者:楚材    責任編輯:高寒    瀏覽次數:1526   

2018年歲末,歐家瑞先生的原創詩集《弘詩初學》付梓,承他見贈,拜讀之下,百感交集。作為一個古詩詞的愛好者,沉浮于珠三角商業社會10多年,多年沒有讀到這樣立意精到、格律嚴謹,特別是與我們從事的陶瓷行業又水乳交融的古韻詩詞了。全詩集共五篇,詩詞91首,分“詩與國”、“詩與瓷”、“詩與灶”、“詩與禪”、“詩與師”。詩集以《弘詩初學》為名,體現了歐家瑞先生恬淡謙沖、家國天下的詩人情懷和陶瓷人的內斂底蘊。

宏宇集團副總經理歐家瑞

宏宇集團副總經理歐家瑞原創詩集《弘詩初學》封面

一直想為詩集寫點什么,但歲末年初,雜事冗繁,因此遷延至今。認識歐家瑞先生(筆名悟變恒)10多年了,平常交往挺多,閑暇談詩論文,算是老友,也是詩友,通過他而深度了解了宏宇集團。作為陶瓷行業標桿企業,宏宇集團旗下五大瓷磚品牌,產品質量、科技創新、渠道下沉等在業內是有口皆碑,深受消費者喜愛。特別是我親身見證的高溫大紅釉、高溫陶瓷大紅墨水、水印圖案瓷磚、峽谷熔巖、玉瓷磚等創新產品的科技研發和上市發布,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其中,作為宏宇集團副總經理的歐家瑞先生起到了重要的把關和組織協調作用,并且在工作過程中留下了大量的詩詞作品,如《七律·紅釉與花海》、《采桑子·陶瓷高溫大紅墨水顯色》、《七律·玉瓷磚》等。在產品科技創新路上以詩詞抒懷,在創作詩詞時以產品創新的態度嚴謹推敲,由此,我想到了對《弘詩初學》的感悟:以做磚的態度作詩,以作詩的情懷做磚!

現代人對國學的興趣日益淡化,年輕一代對古詩詞的了解越來越少。這對于擁有樂府詩、漢賦、唐詩、宋詞、元散曲等源遠流長燦爛國學文化的中華古國,實在是一大憾事。古體詩中的律詩、絕句,平仄嚴謹、很有講究;宋詞中的各種詞牌,既要講究選調,又要講究平仄,尤其為難。我看了現代很多人寫的古體詩詞,多數在用新韻(普通話發音),更有甚者,認為字數對上,最后一字押韻就行,這真是天大的誤會!漢唐時代,中國的官話發音為九聲,至宋代,隨著北方少數民族與中原文化的交融,逐步演變為六聲,經歷元代和清代兩次蒙滿民族入主中華,到今天的普通話已經變為四聲了。但是,在廣州的白話中,今天依然保留了漢唐時代的九聲(楚材個人研究認為,廣州官話就是漢唐時代的官方發音),這對研究古代詩詞和韻律有很大的幫助,其中還涉及古代民族遷移和廣東嶺南三大人群——廣府人、潮汕人、客家人的形成,這里不做展開。因此很多古詩現在讀來,韻律已變得似是而非。《弘詩初學》收錄的歐家瑞先生的原創詩詞,大多用平水古韻,而且為了讓新一代詩詞愛好者能夠了解平水古韻的基本知識,歐家瑞先生總結了廣州話的發音和平仄對照表,以123456789和平仄對照,14為平聲,其余為仄聲,這是該詩集和歐家瑞先生的一大貢獻!也是詩詞屆的一大獨創!

宏宇集團副總經理歐家瑞

在春節期間,慢慢讀完《弘詩初學》,其中原來好多詩詞早已拜讀過,再次系統品味一遍,感覺又有不同。總體看來,該詩集體現以下幾個特點:一是格律嚴謹。不管是律詩、古詞都非常講究,鮮有出律者,特別是很多藏頭詩,非常難寫,但恰到好處,體現了詩人高深的詩詞功底和格律水平,而且讀來朗朗上口,絕不澀口,令人由衷佩服。二是體現了陶瓷人濃濃的家國情懷。五千多年來,我國人民創造了燦爛的文化,在世界民族之林聞名遐邇,其中很多與陶瓷相關。但是在近代,由于科技的落后,封建王朝的腐敗無能,中華民族飽受西方列強的侵略與欺辱,陶瓷產業也逐步衰落。新中國成立后,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陶瓷人奮起直追,在建陶行業,我國迅速成為世界第一大國,并且正在向強國穩步邁進。作為經歷了這個“爭氣”時代的歐家瑞先生,在他的詩詞中有鮮明的體現。如開篇“詩與國”里面的《滿江紅·陶瓷》:“高嶺蒼蒼,表土下,瓷泥粘密。青崗上,鈉石巖內,深藏玉璧。十時球磨粗碎土,百溫燒煅難成器。不著急,好鋼必千錘,心窩記!陶瓷史,國難憶。興衰路,民爭氣。改革平大道,創闖出新績。創意研發高技術,領銜劃定新機制。看全球,綠色浪潮中,居高地!”詩人的家國情懷,躍然紙上。還有《藏頭七律·瑞典斗番蟲——憶二十八年前那場國際官司》:“改良國策定三中,革弊艱辛逆浪重。開戶腥風吹劣品,放門妖域扮秋翁。四回違約欺華漢,十次昂胸斗鬼蟲。年闖冬云飚瑞典,贊揚春雨育強龍。”藏頭八字:改革開放四十年贊。既體現了那個時代中國知識分子的愛國情懷,又體現了陶瓷人在改革開放初期奮起直追的艱辛和永不言敗的勇氣和豪情。

尤其值得提出的是,詩人在家國情懷和陶瓷情懷的同時,還寫了很多清新脫俗、溫婉雅致的詩詞,反映了近兩年來詩人的詩詞功底從頭角崢嶸逐步走向返璞歸真的境界。如《如夢令·無地生根》:“樓頂露臺堅壁,茂樹粗高蔭麗。見地板凌空,剎那鬧喧囂成寂。思秘,思秘,古灶老榕飛裔!”還有《七律·游石灣古建筑群》:“才離鬧市脫凡塵,一瞬穿云入古宸.......”這些詩詞令人耳目一新,在燥熱的嶺南和煩雜的商業社會,有如涼風徐來,神清氣爽。

總之,《弘詩初學》是近年來難得一見的優秀詩集,而且有很好的古詩詞知識普及價值,特別是作為古詩詞詩集,和與陶瓷行業緊密相關的詩詞集尤為難得,盡管作者以“弘詩初學”為名。作為古詩詞和國學的愛好者,我高興地看到,近兩年來,國家重新重視國學的推廣和古詩詞的普及,讓我國古詩詞的瑰麗文化重新為年輕一代所喜愛。而正在這個時候,歐家瑞先生《弘詩初學》的出版又有了一重新的意義。

由于我本人的水平有限,對《弘詩初學》許多精髓之處未能盡解,只是出于個人的理解發表一些粗淺的看法,聊表一個古詩詞愛好者的由衷欽佩和興奮而已。最后以本人幾年前的小詞以賀。《水調歌頭·詠志》:“博鰲常論劍,帝都頻發聲。萬里縱橫南北,十載滿征塵。五湖泛舟煙波,九州嘯傲明月,舒灑平生志。掌上千秋史,胸中百萬兵。  五千年,陶業史,今更新。趕超西方列強,努力須同仁。設計汪洋恣意,研發獨辟蹊徑,潮流自引領。百年強國夢,神州永青青。”


 
上一篇:分公司模式是陶瓷行業的未來趨勢嗎?
下一篇:張永農辣評:何新明的千億“豪賭”
分享按鈕
澳洲幸运5综合走势图